搜本读 > 历史军事 > 一国二相 > 第31章 一国二相

第31章 一国二相(1 / 2)

一国二相最新章节

“大人?”落粉很是不明所以,原先说好是去点摘阁的,怎眼下改了主意要去严先生府上。

白于裳顿足,将腰间的银袋解下来交由落粉手中,正色交待她:“你将这些银子送去点摘阁,这玉就当是我买了。”

“大人今日倒是大方,一袋银子都要送了去?”落粉掂量着手中的钱袋一脸疑惑。

“只怕十袋银子都不太够呢。”白于裳临时改了主意要留下这玉,却又不想白拿着,但出太多银子心疼便决定给一些意思意思,又叮嘱一句,“对钱掌柜言谢,务必让他收下这银子,算是桩买卖。”

落粉应诺点头,嘟着嘴提醒一句:“那大人可要早些回来啊,不然降紫又要教训我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白于裳浅笑着轻拍一下落粉的手臂就往严肖染的府上去,她原本也不稀罕这玉,但她这生还是头一回收到这物件,且严肖染那时不就有说过玉什么的,不如留下。

严肖染并不诧异白于裳来自己府上,头一件事就是让幽兰同她要银子。

白于裳呵呵一笑,收起伞放置幽兰的手上,往严肖染那边走去,玩笑道:“严先生这是为何呀,一见面就要银子,不像先生的风格。”

“严某就是这样的人。”严肖染答的清淡,一面还在把玩自己手中的泥巴,全然不往白于裳那里瞧一眼。

倒是幽兰对着白于裳浅笑,帮她收起了伞放置廊上,讨好道:“国师今日来的巧,刚做了一些糕点,尝尝味道如何。”

“拿出了银子再吃。”严肖染轻哼一声。

白于裳微挑了挑眉,心想严肖染还真是爱银子深厚,可她今日是随兴来访,又将身上所有银两都给了落粉,便打趣道:“今日都未有个日头,想必也晒不成银子,且佘几日吧。”

严肖染讪讪而言:“国师大人果然是不在乎自己名声之人。”

“我家先生这是疯了。”幽兰对严肖染蹙眉嗔怪,又往白于裳那里陪笑脸,“国师大人可千万别放在心上,先生是玩笑话罢了。”随后便提裙往屋子里去端点心茶水。

白于裳并不在意,径自提袍坐到严肖染对面,抬头瞧见雨水随着檐边落下溅地开出了花,便不自禁叹一口气:“这场春雨落的真是急呐。”

严肖染低头不语,依旧只顾玩弄手上泥巴,捏来捏去成不了形。

白于裳终忍不住开门见山道:“先生之前对白某所说的姻缘之事,是不是其中有个玉的物件?”

严肖染的手一怔,捏泥巴的动作也变的缓慢起来,却终究一言不发。

“先生为何不说?”白于裳提眉相问。

“银子。”严肖染轻答。

白于裳蹙了下眉头,便轻笑道:“身上未带银子。”

“那就回府上去取吧。”严肖染很不太客气。

“白某才几个俸禄,怎敌得过先生的家大业大,一时半刻也不差这个银子,先容欠些时日吧。”白于裳脸皮够厚,与严肖染讨价还价起来,且不是她不肯出银子,只是她这月的俸银已用尽,方才最后一点也都奉献给点摘阁了。

幽兰端着茶壶茶盏及点心从里屋出来,对着白于裳笑言:“国师不必将先生的话当真,且尝尝这点心的味道如何。”

说着就置茶水与点心在桌上,又每人斟茶一杯才福身退下。

严肖染终放下手中泥巴,淡悠悠言:“国师大人真当要弃了那位叫亦云的公子?”

白于裳的身子一怔,尴尬一笑,之后解释言:“亦云已是娇女的囊中物,与白某有何相干。”

“缘份之事难说,保不及日后不会与国师大人再见。”严肖染一面出言一面在铜盆里净手,后又拿起干净棉帕轻拭。

“先生别开玩笑了。”白于裳忍不住笑起来,暗忖未央随手而画的一个假人怎会出现在自己面前,但此事又不能与严肖染讲明,故而不作解释。

“那男子的容貌真心俊美,就算是浅苍来的娇主都未必比的及他。”严肖染口气淡淡,但赞美之

言并不掩饰。

他,也很是羡慕。

“此言是真。”白于裳只为附和,但若说世间真有这样人物,确是难得。

“国师的眼光不差。”严肖染今日竟破天荒夸赞起了白于裳。

可白于裳却不愿再提及此人,只说:“都是往事了,白某不愿得罪娇女,更不会逆天而争。”

严肖染只笑不语。

“之前先生说白某姻缘之事可是当真?”白于裳一心想知道此事,又急急问,“若说他手中与我手中玉成对,便是我命中注定的有缘人?”

“看国师大人这形容,似是遇见了?”严肖染反问道。

“白某只是问问罢了。”白于裳方才只是一眼扫过,还未来的及将两块玉佩比对便被艳姬打了差,故而眼下也认不准。

“那严某就再赠国师大人一言。”严肖染的口吻极为正经,缓缓一字一顿,“姻缘之事顺其自然,不可过于心急,有时喜事未必就是喜事。”

可白于裳却不这样以为,暗忖自己若说今年不娶,岂不是要嫁他卫子虚,既然这有缘人已与自己相遇,自然赶紧的娶进门才是,何况她眼下正愁着无人可娶呢。

最新小说: 这个杀手不合格 财迷道姑正忙着降妖伏魔 三界两境录 战神霸婿 穿成夫君白月光 长生血途 无限之天灾 师尊她在劫难逃 总裁的仪式感 十二笙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