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本读 > 历史军事 > 一国二相 > 第7章 一国二相

第7章 一国二相(1 / 2)

一国二相最新章节

等白于裳醒来之后已是金阳高挂,撩开纱帘问一句:“这里是何处?

赶马车的小厮很是委屈:“大人昨夜喝的烂醉,竟忘了吩咐小的驾马,便停在丞相府前一整夜。”

白于裳暗叹这小厮未免也太过实诚了吧,却也不知该如何训他,想想还是算了,早膳未食,未有这个力气,何况他颇为忠心,虽然痴了点。

“不是小的不带大人回府上,只是小的未有听到大人的吩咐,故而不敢自作主张。”那小厮又替自己辩解起来。

“行了行了,此事不罚你。”白于裳终究觉着自己心底太善,也不予他计较,见依旧在这丞相府便干脆进去跟未央商议商议有关艳姬之事。

未央此刻也刚好起榻更衣,半跪坐在铜镜前,梳理着自己垂地的长发,乌黑发亮,甚是叫人羡慕,她明眸微挑,娇艳不可一世,撇见白于裳立在门外便轻挥了挥手,屋子里的几个下人女婢就齐身退了出去。

白于裳瞧的竟有些失神,暗念她的容貌还真是担的起第一美人的称号,难怪这梧栖的男子都想进他的丞相府,却无人想进她的国师府,可叹可悲呐。

原来第一与第二的差别竟是如何悬殊。

“国师大人可瞧够了?”未央又斜着眸瞧她,犀利冷漠,如漆黑无底的深谷,后又对镜用指腹略点口脂涂抹在唇畔上,顿时比方才更觉显明艳照人。

白于裳讪讪一笑:“我是想请问丞相大人可有了主意?”

“国师大人一向对自己的智谋颇有自信,难不成竟还没想出主意来?”未央亮眸微转,冷扫白裳一眼,甚是不以为然,后又拿玉梳继续梳理自己的长发,纤指一绕便挽起三分之一的长发为一个髻,斜插金色长流苏步摇,甚为惹眼。

“眼下并不是你我斗嘴之时,是该为陛下解忧为先。”白于裳正色言,暗忖自己若不是为陛下着想,何必要与他商议。

“立男后。”未央淡淡然出言,又侧脸凝视住白于裳的脸庞,似有种不容你拒绝的强硬。

白于裳当即便忍不住轻笑,后又冷嗤一声:“这就是丞相大人的主意,我以为呢,原来想都未想。”

“那依国师大人的意思呢?”未央微挑了挑眉,眼眸里尽是些不屑,“我看国师大人在我府门口呆了一整夜也未能想出什么良策,否则眼下怎进了我的府内,而不是去禀报陛下。”

“你莫要嚣张!”白于裳恼了,真想冲过去给她一顿好打。

未央施施然起了身,往白于裳面前踱近几步,静瞧她出问:“敢问国师大人对浅苍摄政王此人有何见解?”

“狂魔,冷血无情,绝仁绝义,暴虐成性,阴晴不定,自以为是,十足的变态扭曲。”白于裳一口气说甚多词汇,却还是觉着不够。

未央似有了些疑惑:“听国师大人这口气似是受过那位摄政王大人什么气,否则怎恼成这般样?”

“在尊师那处只见过一面而已。”白裳于淡然解释,又言,“远远的一见。”

往事不必再提,想她那时也是个喜爱凑热闹的主,但靠太近唯恐要伤及自己这条小命,故而跑至墙角处偷偷的看,就见那摄政王当众将一名同窗恨恨踢断了气,也不知是何原因。

后又听说命下人又将他的尸体扔出去效外喂了狼,连骨头都未寻着半根,实在是残忍至极,绝无仁道,可尊师却每每对他相迎甚欢,不知其中原故,只当是畏惧他的性子吧。

“既然你晓得,那这立男后之事便不能更改了。”未央说的理所当然。

“谁知他是不是细作眼线,谁知浅苍到底是何意图,放在陛下眼前已是不安,又置在后宫,只怕就是个一点就着的麻烦。”白于裳此言说的甚是严厉,她不信未央不知其中道理。

“是细作也好,是眼线也罢,都无伤大雅,我朝那么多人,难道就看不住他一人?”未央笑的甚是不以为然。

“因他的脸生错了地方。”白于裳直言相告。

“是国师大人瞧上了人家嘛?”未央笑的很是有些坏意,眼眸之中尽显挑衅,后又忍不住嘲讽起来,“莫不是你想抢陛下的男宠吧?”

白于裳气到脾气抑制不住,原先受的气也想一并讨回,见眼下未有人在场就干脆一把将未央扑倒在地,骑在他身上言:“你为何处处都与我作对,今日我就要骑在你的头上,看你服不服!”

最新小说: 这个杀手不合格 财迷道姑正忙着降妖伏魔 三界两境录 战神霸婿 穿成夫君白月光 长生血途 无限之天灾 师尊她在劫难逃 总裁的仪式感 十二笙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