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本读 > 历史军事 > 一国二相 > 第6章 一国二相

第6章 一国二相(1 / 2)

一国二相最新章节

未央此刻袭一身水墨色长裙款款而来,她虽说是一女子,却比着男装的白于裳更显些英气,提步上台阶,走至亭内,对着卫子虚作了一揖,客套出言:“久闻卫大人的盛名,今日不嫌愿在府上用膳是未某三生有幸。”

卫子虚连忙起身还礼:“这话受不起,未大人客气。”

未央浅笑,后又言:“卫大人请入席吧,今日只有薄酒小菜,聊表心意。”

白于裳暗忖这厮也忒没教养了,难道丞相府上竟这样缺银子,一股子的寒酸气,可她面上却不语,毕竟是同僚,何必当着外国人的面损他呢,放他一马亦是仁慈。

“国师大人不会介意吧,未某习惯了简单朴素。”未央侧眸往白于裳那处望去,似是含射她平日里太过奢侈张扬。

“只怕是怠慢了卫大人。”白于裳不接未央的不屑眼神,只往卫子虚那处望去,对他举杯,浅笑,“来,卫大人,白某先干为尽。”

卫子虚也拈起酒杯与白于裳的轻碰,抬袖一饮而尽,后又将杯口朝下,以示未留一滴。

“卫大人及白大人真是同窗情深呐,未某也来凑个热闹。”未央边言边提起酒杯也一口饮尽。

卫子虚笑言:“未大人豪气。”

未央只笑不语,提壶给卫子虚及白于裳斟酒,只听外头传来阵阵笛声,美妙动听。

白于裳一听便知是常驻仙子楼里头吹笛的雅念,他一身书生作派,自知登不上殿堂之内,便时常出入仙子楼与一些文雅人士吟诗作对,最瞧不起的就是政客,竟会出现在丞相府内为之吹奏,实在刺痛了她那颗小小的心脏,想她亲自往仙子楼里头请他到自己府上吹奏,竟连着三次被拒之门外,怎能叫她不嫉妒。

未央也知白于裳的丑事,想听雅念的笛声吃了三次闭门羹,眼眸之中尽显得意,轻撇她一眼便问卫子虚:“卫大人来品鉴品鉴这笛声如何?”

卫子虚只是笑,小抿一口杯中之酒,稍带些叹惜之色:“这笛声如梵梵蘼音,可惜却输给了一个人。”

“输给了何人?”白于裳竟也来了兴致。

未央却不信还有人能赢的了雅念的笛声,也凝望住卫子虚,望他说能出个所以然来。

卫子虚卖了一个关子,先是举杯敬了未央及白于裳一杯,又是一口饮尽。

老实说白于裳有些招架不住,她是三杯就倒的人,这都快到了极限,却只能皱着眉头又饮了一杯。

未央是千杯不醉,故对他来说不是难事。

卫子虚缓缓道来:“此人眼下就在宫里,艳姬是也。”

白于裳的嘴角微微抽搐,暗忖卫子虚为免太过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了,未央却也是忍不住轻笑起来:“那只有卫大人有过耳闻,我们却不知。”

卫子虚又是一杯美酒下肚,似是人也飘飘然起来,言语的有些随性:“我说一句自大的话,这梧栖怕是也未能找的出比艳姬更有才情的人物了,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文章又做的好,智慧也不一般,这美貌也是三国之内寻不出第二个的,世间罕物呐。”

白于裳见卫子虚举杯又要敬自己便想推托,谁知他竟有些愠色:“这一别不知几时才能遇见,白大人还请破例一次罢。”

未央往白于裳那里扫一眼,似是在替她打算:“我府上厢房多间,腾出一间来给国师大人也是有的。”

白于裳这才又饮了一杯,后又言:“我一会让府上下人来接我。”

未央不语,只是夹菜。

这三人又是三杯下肚。

卫子虚轻叹一声,对着未央出言:“若说艳姬不配做男后,谁能够?”

这话不知是酒后醉言亦或是威胁,弄的白于裳及未央都有些尴尬。

白于裳仗着自己与卫子虚是同窗,便启言拭探他:“梧栖有梧栖的规矩,男后一事还需要商议,何况陛下似有钟情之人。”

“钟情之人?”卫子虚抬眸望向白于裳,似有些不信,未在言其它,只是拿起杯盏又对着白于裳面前的杯盏对碰,一饮而下。

最新小说: 这个杀手不合格 财迷道姑正忙着降妖伏魔 三界两境录 战神霸婿 穿成夫君白月光 长生血途 无限之天灾 师尊她在劫难逃 总裁的仪式感 十二笙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