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本读 > 历史军事 > 一国二相 > 第4章 一国二相

第4章 一国二相(1 / 2)

一国二相最新章节

白于裳与未央斗了一番嘴之后就觉着胃口不佳,但这午膳还是要食的,料想自己府上也无人做饭不如就往自己父亲大人府上去吧。

马车驶的缓慢,白于裳倚在里头静想该如何应付那个男宠,思前想后终觉着等见过卫子虚之后再下定论为妥。

而后又忆起方才那艳姬的模样,忍不住感叹为何自己的父母亲大人竟不能将自己生成他那般形容,那双眼眸给人以无限遐想,后又想起方才未央言将他娶到自己府上,更是长叹一声,这主意亦只能是想想,怎可以跟陛下抢人呢,虽说陛下她不定会欢喜。

可惜啊,实在是可惜。

白于裳身边的下人早已骑马去白府上禀报,以至于白父白延已等在门口,他要教训这个不孝女,两府之间不过只隔一条街,眼下蹭不到饭才知来自己府上,看自己不将她一顿好打。

马车缓缓停稳,外头下人拿下小板凳放在马车边,恭敬言:“大人,到了。”

白于裳掀袍优雅走下马车,就见自己的父亲大人正脸色不佳的立在府门口,便拱手作揖,一脸笑意的迎上去,口称:“前国师大人何必这般客气呢,在厅里等着下官便是,天气越发的热了,小心身子才是。”

“你给我站住,收起你这张讨人厌的笑脸。”白延示意白于裳别对着自己嬉皮笑脸,他今日可不吃她这一套。

难得见她回自己府上,定是要给她顿好看的,保不及她往后几时才来。

白于裳先是一愣,往身边一瞧,只见有两个下人正在偷偷掩嘴笑,却只能无奈顿足立在原地,静等白延出言。

白延左顾右盼一番,终觉着不太妥,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,何况她还是当朝国师,便示意白于裳过来一步讲话:“你且跨进这门里头来。”

“父亲大人这是要怎样?”白于裳微微蹙眉,优雅往前大步往门里头一跨,而后便见那两个下人立即就将大门关好。

白延这会子不怕外人瞧见了,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白于裳,便忍不住轻摇起头。

暗念他为何这般命苦,这里以生女为荣,可她偏偏要为男儿身,好端端石榴裙不愿穿,却要着长衫,连走路都似个恶霸,半点优雅风度都未有,这往后谁还敢将自家的儿子嫁给她。

白于裳却甚是不以为然,轻笑言:“父亲大人瞧我这是瘦了,还是胖了?”

“收起你那一套,且随我来。”白延冷刮她一眼,而后就径自往前走,领她往伺堂处说话,这里供奉着列祖列宗的排位,她娘亲大人也在此处安身,“给我跪下。”

白于裳还不敢违抗父命,刚要跪下却又被白延拉扯住,丢了个软垫子到地上:“你跪上面,小心地上的凉气。”

“父亲大人这是要教训何事?”白于裳提眉问道。

白延刚要出言却见外头来了一位着藏青色长袍的年长者,他是白延的父亲,白于裳的爷爷辈白松,他见白延似要对白于裳下狠手,便言:“你敢动她一根毫毛,我就跟你拼了。”

白于裳此刻要起身作揖,却被白延按着肩膀不让他起身,只能跪着言:“姥爷。”

“起来起来,跪着作甚,随姥爷去食饭。”白松示意白于裳起身,又厉声斥起了白延,“她是当朝国师,你回来就让她跪着,是要耍你的父威嘛?”

“哎呀,父亲大人莫管闲事。”白延皱了皱眉便递了一个眼色给自己的底下人,院子里头那几个下人二话不说就架着老爷子出去了。

白松到底年纪大了,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嘴里嚷嚷:“你若不分轻重教训她,一会我便不分轻重教训你!”

白于裳轻摇了摇了头,暗叹自己今日真真是来错了地方,她原想松松筋骨,未料却替自己讨来一顿骂,便低着头准备打个磕睡。

“你究竟何时才能娶夫?”白延也不同她费话,直截了当问,“你而今也这般年纪了,别在给你父亲母亲丢脸了,谁都言当今国师有顽疾,喜女色,传的沸沸扬扬,你如何解释?”

白于裳甚是不以为然,轻嗤一声:“我喜不喜女色与他人何干?”

白延一听白于裳此言便吓的也一同跪倒在她身边,轻拉起她的手,语重心长劝道:“云汐啊,为父将你拉扯大不容易,你对不起为父也就算了,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出愧对你娘亲之事。”

“禀父亲大人,女儿并未有。”白于裳也不知白延听了什么风言风语,竟要这样误会自己。

最新小说: 这个杀手不合格 财迷道姑正忙着降妖伏魔 三界两境录 战神霸婿 穿成夫君白月光 长生血途 无限之天灾 师尊她在劫难逃 总裁的仪式感 十二笙箫